委员关注4G基站建设:电梯里手机没信号会耽误救援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一进电梯手机就没信号了。这种情况在平时也许没什么太大问题,但在某些关键时候可能事关人身安全。

  “大家能看到的是身边的这种情况,实际上4G基站建设难问题日益凸显,该受到各方面关注了。”西安市政协委员、西安邮电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袁武振说,他为此已经交了提案。

  “正打着电话,一进电梯突然没了信号,让人很着急。”西安市政协常委、西安广播电视台播音部主任孙维也有过电梯里通话被阻断的经历。她认为,在电梯发生故障业主被阻隔在电梯里出不来时,手机通信是一种最简便的方式,但因为信号覆盖不到,事故发生时不能与外面保持联络通畅,很可能耽误最佳的抢险救援时机。

  近年来,西安在电梯安全管理方面出台了很多有效举措,比如2015年7月14日,西安市96333特种设备安全运行监控系统正式开始运行;今年3月4日起,《西安市电梯安全管理办法》就将正式实施。但96333系统是建立在专用短号平台基础上的,一进电梯轿厢就打不通手机的话,该系统就无法发挥作用。这对于未安装五方对讲系统的电梯来说,更为可怕。

  对于这一问题,相关部门也注意到了,即将实施的《西安市电梯安全管理办法》第五十三条规定:“交通运输行政管理部门应当协调通信运营企业加强电梯井道通信网络覆盖。”

  不过,要做好这项工作并非易事。西安市政协委员、西安邮电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袁武振介绍,近年来,一方面众多客户投诉“信号不好”;另一方面,4G基站选址、建设面临着诸多难题,选址遇阻、施工遇阻,超高租价和超赔付费用屡见不鲜。

  “西安铁塔公司想方设法建设通信基站,却遭到了部分小区业主、单位的反对。在该公司2016年承接的1014个新建需求中,因居民阻挡、物业阻挠、企事业单位阻碍,无法落地建设或建设阻挡的站址320个,占比达到32%以上。阻挡的主要问题集中在对于基站辐射的误解、高额的进场费用等。另外,2016年全年因市政拆迁、业主阻挡、高额费用等原因拆除的站址约200个,造成经济损失1600万元。同时,通信基础设施在城市中被毁坏和盗窃的频率增高。”袁武振说,“通信是国民经济的基础设施,而基站建设是基础中的基础。如果政府不出面,基站的选址,靠企业一己之力很难解决。省政府办公厅已经下发了《关于解决4G网络基站建设选址难问题的通知》,要求各级部门要解决这些问题,针对继续加快建设的4G疑难站址要加大协调支持力度。”

  建议西安市政府认真贯彻执行陕西省政府办公厅有关文件的精神,要求各区县政府、开发区管委会、政府各相关部门、企事业单位根据通信基站建设的规划,免费开放政府楼堂馆所及下属单位、公园、景点、城市绿化带、中小学、大专院校、医院等公共区域。免费开放以上区域所属建筑物以及市政路灯杆、交通监测杆、道路指示牌、公安视频监控杆等公共设施。其他非公共设施,在最大范围内为通信基站建设提供便利,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无故阻碍通信基站建设或收取不合理费用。

  将通信基站规划要求纳入到各类项目建设的规划设计中,并与项目建设同步设计、同步施工、同步验收。涉及通信基站规划和建设审批的相关部门,如住建、规划、园林、市政、国土、交通、供电等,对于西安铁塔通信基站的报请审批事项,建立审批绿色通道,减免相关费用,审批时限控制在10个工作日之内。

  建议由西安市政府办公厅牵头,将铁塔每年的建设任务下发至各区县、管委会、政府各部门。

  建议加大对公众普遍关注的基站选址、电磁辐射等相关知识的宣传力度,消除群众对通信基站电磁辐射的误解。

  建议出台西安市移动通信基础设施保护相关法律法规,明确基站是城市通信基础设施的法律地位。

  对于居民担心的基站电磁辐射问题,西安邮电大学电子工程学院教授商峰表示,其实公众对于基站电磁辐射存在着误解。

  由于现在的楼房建得越来越高,基站信号越来越不好覆盖了,仅靠增加基站高度没法解决问题,因为这样对基站下方的覆盖并不好。所以现在的无线通信网络覆盖大多改为室内分布方式,即电梯井道每隔数层楼设一个分布式天线,楼内一个单元每层设两个。这样的分布式天线辐射的功率并不大,和家用WIFI差不多。

  而常规基站的一般有效辐射功率在10瓦到20瓦之间,距离30米左右就基本达到了国家对于电磁辐射的有关标准。而我国的电磁辐射标准,要比其他国家规定得更严。当然距离过近,还是有辐射的。而装在楼顶的基站,一般是朝四周辐射的,对本楼的影响反而更小,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现在大家都离不开手机,手机的辐射规律需要大家注意,在通信信号不好的地方(也是基站信号覆盖较弱的地方)打手机,手机会自动增加功率,由此引起的辐射会成百上千倍增加,而手机距离人体最近,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危害,改善基站信号覆盖就很关键。 华商报记者 张杰 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