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许经营”或有陷阱 依法维权最关键

  2006年,山西省运城市的张霞开始经营晨光文具。张霞(乙方)与北京中韩晨光文具礼品有限公司(甲方、签约代表黄俊强)逐年签订《晨光文具合作伙伴经销合同》,张霞按照合同中的约定装修、进货、经营,至今已近十年。由于经营情况顺利,2009年张霞出资并推荐其妹张五霞在山西省侯马市经营晨光产品,张五霞也与黄俊强签订了《晨光文具合作伙伴经销合同》。2011年1月1日,按照黄俊强的要求,张霞转为与石家庄晨光文具营销中心续签了内容相同的《晨光文具合作伙伴经销合同》,甲方签约代表仍旧是黄俊强。自2015年4月开始,双方因撤店问题产生纠纷,导致合作破裂,甚至发生了肢体冲突。

  张霞叙述:“几年来,我们努力工作,投了很多钱,在办好运城主城区的晨光产品专卖店的同时,又开发了万荣、闻喜、垣曲三个县的直营店,每年销量都以30%-50%增长。正当我们期待逐渐收回投资开始盈利的时候,2015年四月,黄俊强却突然提出:晨光公司出台新政策,县市城市人口规模超过20万人以上的,公司就可以直接指定其他代理商。并以我们的地盘太大、开的店太多、管理不过来为由,以停止供货相逼,要强行撤掉侯马市晨光店和垣曲、万荣、闻喜县的晨光店,收回代理权。为了保住运城市区的晨光禹都店,我们被迫同意了黄俊强的撤店要求。黄俊强当时答应由石家庄晨光无条件回购所有的撤店库存产品及展品,并承诺:除了无条件退货外,一个月内将张霞在侯马投入的库存货退回公司,广告费、押金等全部结清,运城市万荣、闻喜、垣曲三县的库存在两个月内全部退清。但是,当我们将库存商品退回石家庄晨光营销中心时,他们却百般刁难,拒不履行诺言。”

  张霞认为:石家庄晨光为了转嫁危机把库存滞销产品打包销售,先采取加盟经营的方式开拓市场,让新加盟的代理商库存大量商品,然后再寻找不同的借口解除代理,把滞销的库存陈货强行压给代理商,石家庄晨光把这种做法称为“换血液”。如此往复,欺诈经营,损人利己。据张霞反映,石家庄晨光文具营销中心在各地招商、开年会以及合影时,用的都是“晨光文具华北分公司”名义;在签订《合作伙伴经销合同》时一律用的是石家庄晨光文具营销中心的名号,由黄俊强签字;但货款都是汇入黄俊强指定的个人账户中,当代理商提出需要开具发票时,黄俊强一律拒开发票。

  本报就上述情况向石家庄晨光文具营销中心进行核实,该中心的黄俊强对核实人员强调如下观点:

  1、张霞与石家庄晨光营销中心的合作只是普通经销关系,不是区域代理和加盟经营性质。2、与张霞合作2013年底就已终止,2014年和2015年都没有合同;侯马晨光店与石家庄晨光没有订过合同,不存在撤店问题。3、石家庄晨光没有向垣曲、万荣、闻喜县的晨光店供过货,故不能接受他们的退货请求。4、终止与张霞的合作是因为张霞没有完成营销任务。5、张霞可以走司法程序解决纠纷,她不这样做是因为与石家庄晨光没有经济往来记录。

  上述双方订立的《合同》显示:乙方为甲方产品在运城的“区域特约核心客户”,(甲方)许可乙方利用甲方的商业信誉、品牌、规模及价格等优势,开展销售业务。《合同》规定了排他条款:乙方在合同期内不经销与“晨光”同类型的产品,否则甲方可在当地另行开发经销客户。《合同》要求:乙方应按照甲方要求进行店内外形象包装;晨光形象柜上严禁陈列非晨光产品;晨光4S店不低于100平方米占地面积;晨光产品全品项、全品种陈列

  据查,张霞、张五霞分别于2006年和2009年开始经营晨光文具,都与黄俊强签订了《晨光文具合作伙伴经销合同》。相关合同规定:张霞、张五霞分别是运城和侯马地区的“区域特约核心客户”;石家庄晨光按年度向运城、侯马两地下达营销任务;相关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表记录:运城、侯马的多笔货款汇入了非石家庄晨光文具营销中心账户;垣曲、万荣、闻喜县的晨光店系张霞投资建立的专销晨光文具的直营店,由张霞统一从石家庄晨光进货。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王德军:从上述案情分析,本案属于特许经营范畴,其中涉及以下三点问题:

  1、应该质疑本案特许人的合法资格。特许经营也叫特许加盟,是一种营销方式。它是指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专有技术等经营资源的企业,也就是特许人,通过订立合同,将其拥有的这些经营资源许可其他经营者也就是被特许人使用,被特许人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相应费用的经营活动。《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特许人应当自首次订立特许经营合同之日起15日内,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向商务主管部门备案。本案中,以特许人面目出现的是“石家庄晨光文具营销中心”,而该中心并不直接具有法律规定的相关资源,在当地商务主管部门也没有查到其相应的备案记录。因此,从法律上来讲,该“中心”不具有发展特许经营业务的资格。

  2、根据案情分析,本案中的“特许人”以发展加盟商为名大量推销其商品,继而寻找理由取消被特许人的经营资格,且不按约定退货,其行为属于打着特许经营的旗号强卖产品。

  3、本案中所谓特许人在宣传、签约和付款三个方面采用三个完全不同的面孔,其在对外宣传时,打的是“晨光文具华北分公司”的旗号;对外签定《合同》时,用的是“石家庄晨光文具营销中心”的名义;被特许人付货款时,却要求他们将款打进私人账户。这一系列做法构成了一个明显的欺诈链条,其目的无非是在有意规避法律制约、灭失相关证据、逃避税收和相关经济责任。另外,本案中被特许人在被解除“代理”资格后遭遇维权困难,其主要原因是被特许人在决定合作之前没有严格考察“特许人”的合法身份、资金往来没有执行国家相关财务规定、合作过程中没有注意锁定相关证据。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